第四百一十六章 相濡以沫
书名:亿万双宝: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2171字 更新时间:2020/09/23 11:13:14

第四百一十六章 相濡以沫

池晚跟司墨承听完,发现事情都围绕着一个人在进行——池昕雨。

池昕雨现在居然这么有能耐了,让司澈愿意拨款给她。

但她却自己私用了这笔钱,这个事情司澈现在还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了,这俩人怕是要打起来。

“怎么池正海一点都没有露面,明明这个事情是因为他而起的。”

池晚发现了异常的地方,再怎么说池家的一切都还是掌握在池正海手里的,但最近这段时间池正海仿佛销声匿迹了一般,连家门也不曾出半步,太过异常了。

“这点倒是没有查到。”姚秘书回答。

司墨承最近受了一大圈,眸子越发的显得深邃,高高的眉骨凸-起,那张脸微微凹陷进去,五官越发的立体锋锐了。

他戒毒最难的一段时间刚刚过去,接下来节奏会放缓,但也是最关键的时期,之前还能用替代药物戒断,现在是彻底没有了,必须靠自己的意志力来扛过去,无数次动摇时候,无数次发作时候的痛苦,幸好有池晚陪在他身边,司墨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池晚就在门外念书陪着他。

他的嘶哑痛苦吼声中,池晚不徐不疾的嗓音就像一道泉水淙淙流过,看似没作用,却润物细无声,能够在他意识挣扎的片刻清醒时间里给他一下强有力的安慰。

只要这片刻的安慰,就够他支撑着度过那一次次的煎熬,为了彼此他们都不会放弃的。

“是挺异常的,我看池昕雨这一系列举动,像是要自己上位掌权,你看,她后来变卖了家产,买下了一个小股东的全部股票,如果方如梦没有出事的话,她这笔钱应该是要用来收购股票的吧,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司澈为什么会给她拨款,因为他也想借着池昕雨的手来控制池家的产业,扩大产业链。”

池昕雨以前是混娱乐圈的,哪里会有司澈想的多,司澈当时借给她钱的时候可是说过了,他不接受池昕雨赔钱的,到时候只能还的比五千万多多了。

而池昕雨以为自己只要掌权了,就有办法把池家产业带到正道上,殊不知,如果司澈让人给她设置几道绊子,依照她职场菜鸟的德行,池家可定处处受阻,寸步难行,到时候赔钱了,她又没钱还给司澈,就只能将池家的产业抵给司澈了。

这就是司澈的真实打算,池昕雨至今都还没猜到,仍然积极主动的想要上赶着钻圈套呢。

“那怎么办?池家的产业是老爷子的心血,不能让池昕雨就这么糟蹋了。”池晚有些急了。

“不用担心,她的资金有限,收购不了多少的,再说,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我会派人出手的,无论如何最终大部分股权都在老爷子手里,让她的计划落空就是了。”

池晚看向司墨承,清澈的眼睛里有淡淡的爱慕之意,她怕自己的表现太过明显,只是看了一眼就悄悄的移开了视线。

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个人都很艰难,彼此之间有了中相濡以沫同舟共济的感觉,一个强势男人偶尔流露出的虚弱与依赖是非常令人心动的,而司墨承恰好就是这样的人,每次他在屋里受罪时候,池晚在门外给他念书之时,总有一种自己在为他祈祷的错觉。

而且也不是司墨承单方面依赖她,她也依赖司墨承。每次做完心理疏导,她的精神上就会遭受一次大的风暴,为了想起过去的事情,她要强忍着疼痛去回忆,不能放弃,就像是在暴风雪天里赤脚走在冰面上一样,每一步都艰难无比,也疼痛无比。

每当这个时候,就是司墨承陪着她了,他会在她疼的要命的时候把手递过来让池晚握着,会在她大汗淋漓的时候轻轻给她擦汗,会给她加油,在池晚刚刚从一场心理风暴里面挣扎脱身之后,虚弱的睁开眼的时候,对上的就是司墨承那双饱含深情与担忧的视线。

而跟司墨承戒毒一样,她的恢复记忆之路也渐渐有了起色,池晚已经可以想起最近的事情了,医生说那些记忆都还在的,大脑是个神奇的器官,理论上从小时候的记忆都还会存在,只是很难再唤起而已。

而池晚只要能够敞开心扉,尽量忘掉那些让她担忧的事情,给以足够的安全感与心理暗示,那些被大脑判定为是会刺激她的记忆就自然而然的可以重新浮现出来。

最近司天霖与司恬两位小可爱也跟着司墨承的父母一起来过一次,司夫人看到池晚时候面色还是淡淡的,但这次有司征华的陪伴,她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再加上有两个孩子的调剂,气氛倒还其乐融融。

趁着那个时候,司征华说了几句话:“晚晚,你这次是代墨承受过,这份情我们司家记下了。”

他其实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说给司夫人听的,池晚这次完全是无妄之灾,这些人是冲着司墨承来的,但由于种种利益关系,没法将司墨承的视频放出去,只能放出池晚的那一部分,将所有的炮火都集中到池晚身上,所以说她是无妄之灾也是丝毫不夸张的。

“是,他们知道我在意你,所以才故意针对你的,知道攻击你的话会让我也很痛,以前我以为自己可以保护的了你,所以从未掩饰过心意,但现在却是靠你来保护我。”司墨承摇了摇头,果然,还是太过自信了啊。

司夫人在边上撇了撇嘴表示不满,但她不敢说出来,她就不这么看,反而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池晚而起,没有她的话,司墨承也不会到今天这一地步。

司征华看司夫人这样,心中暗暗叹气,他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来之前也跟她说过了,怎么她还是这么固执呢?

算了,还是得慢慢来。

“公司那边,现在都被司澈控制了,我也被逐出了董事会,不过我也不着急,反正股份还在,每个月都给着分红呢,我正好也可以歇歇,跟你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